从现在起开始回忆
710月/110

转帖一篇老文章

有一段时间,我疯狂的收集各种旧《读者》,那一年的读者上有这么一篇文章,我还曾郑重地抄写在了笔记本上。
那时的我也还没有20岁,还认为我的人生有着许多种可能,也不认为我会忘记那些自己以为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事情:
谁让我受了委屈,谁关心了我,我要对谁好,我要立志干些什么。

最终,时间是一枚利器,消散了记忆里每一段不想忘记的经历,剩下的,又能剩下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Author:潘向黎
  Issue:总第191期
  Provenance:文汇报
  Date:1997.4.2
  Nation:
  Translator:
  看二十岁以前的日记,发现自己在日记里写下了不少模糊的“断句”。
  ——“今天,我心情不好,因为……”
  是心情不好到写不下去了吗?还是对自己也不愿承认,连写下来的勇气也没有呢?
  ——“他真是一个很奇怪的人,对我说——”
  关键的地方没有了。有什么需要绝对保密,以至于如此语焉不详?我模糊地记起“他”指的是谁,但无论如何也想不起他对我说了些什么。但,一定是很重要的话吧,当时的我才会羞涩又认真地在日记里提上一笔。
  还有的,句子是完整的,但也莫名其妙。“今天是我永远忘不了的日子。”接下来写天气,写校园里的海棠开了,草坪也绿了,却没有了“忘不了”的下文。看得出那个傻傻的女孩子是愉快的,可是为什么?
  还有的更绝:只写上某月某日,然后贴着一瓣花瓣,半透明的,已经变成褐色,似乎是虞美人的花瓣。这又是什么意思?不仅没有“事情”,连“心情”也不明确了。
  这些“断句”和空白,就像断桥,将我扔在了此岸,再也回不到当时的彼岸。
  我已经和你一样,对谜底完全茫然。
  可以猜测,对一个学校、家庭两点一线的少女,她的喜怒哀乐不会有太奇特的成因。使她兴奋的,不外乎是男同学的一件生日礼物,老师的一句赞美,或者和一个特别出色的陌生人的邂逅。而使她忧伤、挫折的,无非是谁的一句话刺伤了她的心,或者哪个男孩子没有守信把她要借的书带来……不会有什么特别惊人的事情的。
  到了关键处笔端游移开了,是因为怕被人看去了吗?不像,父母都是知识分子,平时绝对尊重女儿的隐私权。是出于羞怯?也不全是,既然有心记下它,写了一半与全写只是五十步与百步之别。
  “今天是我永远忘不了的日子。”多么肯定、绝对。写的时候以为永远不会忘、不可能忘的。那么美好、奇特、令人心跳、惊天动地的事,不用写也会一辈子记得它的。当时是这样有把握。
  那些写天气、写花的句子,如果破译出来,也许是写一个男孩子的,关于他和我在校园里相遇时的一次谈话,他的语气、眼神、翘翘的头发以及吹起他衣角的风……应该是这样的。
  可是,终究是什么呢?没有确切的记录,今天的我苦苦追忆也是徒劳。就像看一幅照片,拍的是一个湖,湖面上有层层的涟漪。可是为什么有这些涟漪?当时发生了什么?是风吹皱一池春水,还是有谁投石冲开水底天?到底是什么呢——那有趣的、重要的、隐秘的、曾经以为永远不会忘记的是什么啊!
  很难说清我读这些句子时的感受。就像面对一个绝对牢固的保险箱,虽然是自己的,但忘了密码,束手无策之余不禁对它的牢固产生了不满。再也没有人能够打开,连我都打不开了,这个少女时代锁上的保险箱。因为密码是20岁以前的心、透明的眼神、那时的阳光、那时的海棠甜甜的香气……
  细看往日的日记,看不出往日的事件与遭遇,看不到几个清晰的面影,只看到那个内向的少女萌动的内心。柔嫩、细微、脆弱、层层叠叠地萌动。
  20岁以前,微笑、叹息、热泪、沉默,都是春天里的故事,而喋喋不休是事后多余而徒劳的追寻。曾经的一切即使淡忘也不曾远走,它们已在你的生命年轮里一一记录。
  成长的秘密,让我们把它在心中珍重封存。□

 

喜欢这个文章吗?

考虑订阅我们的RSS Feed吧!

发布在 NSF

评论 (0) 引用 (0)

还没有评论.


发表评论

还没有引用.